0%

关于奥运的一点暴论

前两天去游泳的时候,在更衣室里见到了很迫真很廉价的那种鼓励锻炼的沙文主义口号,大概是「我一定要追求强大的存在,即使这种存在注定使我孤独!」之类的。

当时想起了新概念4引用的奥威尔的那篇《the Sport Spirit》,虽然内容不完全记得了,但大意还是有的。

刚刚看到空间和朋友圈对混双赛结果的大量观点激荡,又想起来这个事情。就……感觉奥运精神里加的那个「together」挺扯淡的,翻译成「更团结」就是扯淡加扯淡了。

如果说奥运最初的目的是用体育来「释放」人类彼此的敌意来制止战争的话,那么当代奥运会真的是彻底走到了它的反面:训练运动员的卖力程度比起训练军人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观众把比赛胜利视为荣耀、失败视为羞辱。唯一不同的是,单纯被作为「战争兵器」培养的人只存在于影视和动漫作品中,还时常伴随着作者的人文反思;但是没有其他技能的专业运动员则被视为国家荣誉的捍卫者、为万人敬仰。

如果说是要鼓励一般人参与运动呢?我觉得对于很多项目而言也是很可疑的——人们会持续(业余地)参与一门运动,更多还是因为从中找到了自己的乐趣,而非来自偶像的激励作用。而且,我也不会因为侯志慧或者李-基弗夺冠就去参与举重或者击剑这些不太常见的运动。

说这些呢,一个是觉得奥运会其实并没有增进人类的友谊和团结,另一个是觉得这样极度专业化的培养也并不利于人的全面发展——当然,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秩序里,人们都是专业化的,我在这里五十步笑百步,恐怕是贻笑大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