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无题

26 February, 2022

我几乎无法从这个生我养我的古老省份中找出任何真正属于她的美德。

我接受的教导是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我看到的现实是平庸、势利、庸俗、狡诈、拜金和满到溢出的支配欲。

如果说这就是孔孟之道,那末我宁愿这两位“伟人”在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因为他们的学说——无论先进也好,落后也罢——已经完全沦为系统性的宗族压迫的遮羞布。